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場遊戲一場夢

我愛看書,除了那些以“數字”和“符號”為首的,我都喜歡。學校有座圖書館,傳說是可以借書的,可我沒試過,因為沒有證,雖然交過錢。
  
  一般在收錢的時候,事物本身會被自然而然地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而很多小說家都是習慣把高潮和結局連在一起的。算了,我記得好像也不貴,才二十元。如果正如學校對上級領導所說的,週六日不補課的話,這些錢夠吃一個禮拜。這已經很不錯了,至少比每次放假回來交的錢便宜一百多(注意是每次),如果全算上,就真的數不清了,(科學計數法沒學好)。是的,到了高中我才發現,“假期”與“人民幣”竟是如此的夫唱婦隨,比翼雙飛,不如趕緊領證好了。又說回證件。雖然沒有借書證,可圖書館我還是去過的,被作為“無價”的勞動力。任務就是把學校一手購買的神似於“正版書”的東西拿回班,然後發給那些毫無決定權和話語權的人們。每當這時,耳畔總回蕩著一句話:“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就在我極度焦躁和不安之時,猛然睜開雙眼,原來剛才發生的都是假的,那只是一場夢,我的現實很美好。剛才都是假的。
  
  據說,宋江不是被毒酒毒死的,而是被施耐庵寫死的。這句沒准是真的。沒辦法,我揉了揉眼眶。
  
  不過,前幾天我確實又去了趟圖書館,這次不是搬書,而是換書。具體地說,團支書同學以為發給她的那本新書殘損得有些厲害,於是讓班長給她換。班長剛一出門就發現了在角落裏發呆的我,我瞧了一眼那所謂破舊的書(仿佛比我那本好很多),本想回絕,可又瞟了一眼班長那條已經打算回班的腿,便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一直以來,只聽說過“為國爭光”、“為民除害”、“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什麼的,卻沒聽說“為班長跑腿”這項革命任務,也罷,就當成是“為人民服務”吧,儘管這“人民”有些牽強。
  
  不想耽擱太久,快步走進圖書館。不料卻看到了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一共有三位老師坐在電腦前,電腦桌上有很多書本和檔案,仿佛在辦公,可靠近一看,三人竟齊刷刷地玩著“蜘蛛紙牌”,而且有說有笑,樂在其中,我的到來讓她們始料未及,她們先是一愣,然後走出來了一個所謂的老師給我換書,態度很和藹,因為他知道,友好是相互的。。。辦完正事,我心領神會的離開了,而世界還是那個世界。
  
  “生活需要充實嘛,我理解。”笑著說。
  
  “在圖書館用遊戲充實”我苦笑。
  
  “三位老師一起充實”我無可奈何。
  
  “這也許只是社會的一個縮影呢。。。”
  
  我在胡言亂語些什麼,是不是又做夢了?
  
  “夢話誰會在意呢?那都是夢。”
  
  周瑜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