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車 禍

夕陽很好,傍晚的風柔和清爽,街上行人大多剛下班正匆忙趕路回家,他們有的神色嚴肅,沉默疾步;有的談論著今天的工作或者工作以外的事;還有幾個學生輕盈的在人行道上追逐嬉戲著。

   一切都很好,若不是那輛瘋狂的車子從遠處飛馳而來,打破了這份和諧的畫面,一切都會很好。

  車子從小巷中沖了出來開始在這座城市的主幹道上呈蛇形路線飛馳,很快,它便撞倒了路邊一個水果攤,繼而又與報刊亭邊擦肩而過,車外殼與報刊亭的金屬外套擦出尖銳刺耳的聲響。然而經過這一系列瘋狂行徑,卻依舊看不出它有絲毫想要停止的意圖,它依然歪歪扭扭在道路上急速行駛著。直至最終失控沖上了人行道,許多人來不及反應便被撞倒在地,其中有剛越過斑馬線的孕婦和她的丈夫。

  車身從孕婦身邊狠狠擦了過去,巨大的動力帶動孕婦在地上轉了好幾個圈後滾落在路邊花壇裏,而她的丈夫來不及伸手攙扶妻子一把,就被倒車鏡掛住衣服一角在路面上拖出去好幾米遠,繼而車子重重的撞在停在路旁的一輛越野車上。

  尖銳的?車聲,車與車之間的撞擊聲掩蓋了周遭一切的吵雜與被害者的驚聲尖叫。當它受到阻力被迫停止的時候,空氣仿佛凝固了。足足過了半分鐘,人們才從剛才的瘋狂飛車表演中清醒過來,他們很快朝攤在地上的受害人圍攏過去,有人掏出電話開始撥打110,有人卻被滿地鮮血與流出的人肉脂肪嚇得忍不住開始哭泣起來。

   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許芸正好經過這個街口,眼前的景象著實將她驚嚇了個夠戧,從未見過如此慘烈的事情,瞬間不知該如何應對。空氣中充斥著鮮血的腥味與恐懼。

   忽然,她注意到花壇草叢中一灘血糊糊裏有東西在蠕動,像是從被撞飛孕婦肚子裏硬生生擠出來的胎兒。

   許芸感到手腳冰涼,心想上去抱起那小東西,腳步卻沉重得提不起來,過了好幾秒才從震驚中恍惚出來的她用力揮動手臂狠狠抽了自己一個耳光,好把嚇得徹底麻木的大腦打醒。接著,她一把扔掉手中提著的水果,在人們都還來不及回神的當兒沖上前去,不顧一切將那堆血糊糊撈進懷裏沖出馬路,沖著停在一旁呆若木雞的一輛私家車司機急聲喊道:

   “快去醫生,快去醫院,這小東西還活著。”

   傻眼的司機看了看他,一句話沒說出來,只是任由她拉開車門坐進去後才本能的發動汽車朝最近的醫院飛馳而去。

   路上,他們只有兩句對話,司機問:“能活嗎?”

  許芸目裏閃爍著祈望的光芒:“希望,希望能。”

   當120趕到現場時孕婦已經斷氣,急救中心的醫生說她有可能在車禍的當時就已經斷氣,此刻,她的丈夫正被醫生和員警努力勸上救護車送往醫院,因為他的腿在被拖出幾米時與地面摩擦得幾乎露出白色的骨頭,肇事司機抱著頭坐在警車裏,沒有人看得到他的面孔,因為他始終將臉深深埋在膝蓋上。

   急診室的醫生滿臉詫異地從許芸手中接過胎兒和與他連接在一起的胎盤,他們沒有問一句話,只是很快將孩子送進了手術室,一個小時後,從手術室裏傳消息:幸虧胎兒與胎盤沒有分離,更幸虧送來的及時,胎兒活了下來。

   這個在母親腹中待了8個多月的小東西被一個陌生人以一種極為罕見的方式從死神手中搶了回來。此刻,他被放進保溫箱中保護,能不能真正存活,就看脆弱的他是否能夠逃過死神的親吻。

  許芸經過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最終決定暫時不將這個消息告訴那位剛剛失去妻子的男人。她無法確定孩子是否真的能夠活下去,假如孩子挺不過去,那麼,讓那個剛經歷喪妻之痛的倒楣的人再次經歷喪子之痛無疑是件非常殘酷的事情。

  在接下來的兩周裏,放在保溫箱中的孩子幾度與死神周旋,為掙脫祂可怕的擁抱而倔強的努力著。在得知他便是那起慘烈交通事故的倖存者後,醫護人員更加大了看護力度,他們安排專人24小時輪番值班,時刻觀察著孩子的情況,所有的人都只有一個心願,希望他能挺過這段生命最初的艱難時期。

  許芸每天都守在醫院,隔著玻璃窗,她祈禱上蒼能護佑躺在保溫箱中那個弱小的生命,希望他能活下去,能給那位身陷悲傷的男人帶去一些安慰。三周後,嬰兒的情況基本穩定了下來,許芸決定找機會將這個天大的喜訊告訴他的父親。

  這場慘烈車禍的導演者在自己酒醉駕駛中導致4個人死亡,3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外傷,他被關押在看守所中等待最終的宣判,無疑,他將付出生命的代價。

   一個月後,許芸敲開了那家人的房門,她帶去一個他們簡直不敢相信的喜訊,一個在車禍中離奇失蹤的存活下來的嬰兒地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