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花開花落人如舊

夜深,夜靜,夜淒涼,夜闌人靜。風起,風舞,風中醉,風櫛雨沐。慢慢將往事勾勒,任由不安的心在悲傷的回憶中游蕩,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份永難割捨的情,憶你在陽光下綻放,憶我在黑暗中枯萎。
  
  文/殘葉
  
  夜深的靜,夜深的淒涼。也許就是對多愁善感的人最好的解脫吧!當心靈從麻木中蘇醒,帶著憂傷的情調降臨到面前的時候,心中的傷疤再一次被揭開,一幕幕往事,一張張笑臉,從腦海中略過。思緒的潮水不可竭制地衝擊著久已冱涸的心岸。
  
  佇立門前,手指間煙已許久未彈,煙霧彌漫著蒼茫的夜空,迷了眼睛。望著天空繁星點點,這夜,沒有了黃昏時的萬家燈火,唯有自家屋內燈光閃爍。照亮了門前青石,照亮了我彷徨的臉,無論怎樣努力都無法抹去曾經淤積在心靈深處的失意和孤獨。仿佛在與這強烈的光線做鬥爭,最後,無力的消失在夜色中。於是在這樣的景色和心境下,欲望的帆被冷風吹落,攫取的船兒被燈光擱淺…
  
  每每深夜,思緒將會氾濫,不知所措的心總會被漆黑的夜掠奪,隨手拋棄在無人的荒野之中,卻還要帶著靈魂遊蕩。靜靜地,輕輕地,最後消失在未知的盡頭。那些久遠的,無論是暗淡無光的,還是絢麗繽紛的過往都一一從記憶中覺醒,向靈魂深處滲透。無論是彩霞滿天或是殘陽泣血;無論是春風撩人或是秋雨愁煞;無論是風雨如晦或是敗金如彩;無論是曙光將一切熱情的綻放或是夜色將一切無情的吞沒,都是心中憂傷凝固的畫面。
  
  悲傷是否又真的會有盡頭,如門前溪水長流,卻從未探究最終流向何處。或許遼闊的大海,融入歲月的懷抱;或許綿延小河,去牽引船兒的前行。歲月輪回幾經折,遺留悲傷在心頭,那歡樂的,辛酸的;平坦的,坎坷的;顯赫的,卑微的;記憶的,遺忘的;得到的,失去的,也許早已隨著蒼茫的夜色,淒涼的夜風飄向遠方,讓我這個孤獨的人,在此刻,念你是否過的安好!
  
  為自己斟酒一杯,借著夜色,念那懷念不已的、心痛不斷的、追悔不及的。舉著杯在夜色中吟詩作賦:自古情人多別離,舉杯望月欲穿行。門前溪水流不止,只求醉中見佳人。
  
  早已習慣了一個人在夜深的時候佇立在門前發呆,看門前青石滴血誓言,看門前溪水綿延不絕。這也許就是屬於一個人的寧靜,瑟瑟的冷風朝我單薄的身子聚攏過來,不禁打了個寒顫。
  
  無論時光如何流轉,歲月如何變遷,繁華如何落幕,有些傷口永遠也無法癒合,即便是用針強行縫合,也會留下傷痕;即便是時間久了,也會在某一天被揭了傷疤。永遠都是刻骨銘心的痛楚,揮之不去,抹不掉,好似駐足在心靈的烙印,侵蝕著肉體,吞噬著靈魂。
  
  我時常斟字酌句,卻寫不出一片淋漓盡致的文章;我曾遊山玩水,卻賞不到一處痛苦淋漓的風景;我一直虛位以待,卻遇不到一個賞心悅目的人。我在抱怨我的花為何不開,別人在抱怨我不肯低到塵埃,這究竟是我的不堪還是別人不才?
  
  我一直堅信得有所失,失有所得,就如堅信這個世界真的會有真愛存在,是不是聽了太多完美童話的故事,是不是看了太多淒美愛情的文字,才會讓我如此堅信會有它的存在。也會讓我期待它的出現,無論當時是怎樣的驚訝,心中無比開心。此刻,就這樣傻傻的站在門前,癡癡地回憶著,直到腿一陣陣發麻,讓冷風吹的有一絲絲疼痛,才猛然意識到現在全世界怕是只有我一個不眠人在這樣漆黑的夜裏兀自聽風賞月吧!
  
  花開花落幾春風,花開花落人如舊,歲月滄桑,伊人仍在,花有綻放,樹有茂盛,愛皆有甜蜜。花開終會落,樹盛終會枯,愛情亦是如此,終會轉化親情,一切歸於平淡。平淡才是愛情中最大的幸福,平凡才是愛情中最大的享受。只想看你在陽光下綻放美麗的笑容,我依舊在你身後注視著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