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瓶礦泉水

一百年不遇的大旱,西南大地成為了塵土的生產基地。

  村子裏,連石頭都開裂。糧食絕收,村裏的勞力都外出謀生去了。

  梁大娘,花白的頭髮,風一吹,就像乾枯的茅草。她佝著身子,雙手握著一瓶亮晶晶的礦泉水,立在半山上等待。

  來了,終於來了。

  灰蒙的大地上,一串綠色在移動,那是給村裏送水的子弟兵。

  軍人負著沉重的水袋,到了半山。綠色的軍裝,也蒙上了厚厚的塵灰,汗珠落到地上,馬上變成鹽巴。梁大娘水汪汪的眼睛,慈愛的迎著他們。

  “大娘!”戰士們叫得很甜。

  “孩子們,背這麼遠的路,怎
返回列表